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梦 Chinese Dream

http://tyjcpyzlg.blog.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  

2015-02-28 11:03:28|  分类: 大千世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的西秀海滩,因为那里是“玩海人帆船帆板运动俱乐部”所在地,三角形的彩色风帆在湛蓝的海水中徐徐飘移,背景是海口湾一艘艘巨轮,使海面充满动感和色彩,使摄影画面大为增光。 在海口沿海的西端,我见到一座硕大的白色新建筑,屋面是波浪形的。那是落成不久的海南国际会展中心。从西秀海滩到海南国际会展中心,沿途是一大片海景别墅群。不过,海口与三亚不同,海口的海景房总是朝北的,而三亚的海景房则既朝海又朝南。 海口隆冬飘短裙,南国小姐们已是一身春装。街头,随处可见出售木瓜、芒果、莲雾、释迦、香蕉、菠萝、凤梨之类热带水果的小摊。最诱人的是,剖开的牡砺放满淡黄色的蒜茸和青翠的葱花,摆放在铁丝网上用炉火炙烤,还有在滚烫的浇油铁板上咝咝作响的鱿鱼须,散发出“挡不住”的香味,令人食指大动。不过,对海口已经相当熟悉的我,则喜欢在傍晚时分光顾秀英小街人气甚旺的海鲜市场。那时候,一担又一担刚从渔船上卸下的银光闪闪的马鲛鱼、石斑鱼,眼睛发出蓝色光芒的鱿鱼,尚在翕动着的乌贼,还有“张牙舞爪”的花蟹以及活蹦乱跳的手指那么粗的海虾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鲜。有时候,还能在那里买到高举双螯的大龙虾。海口老城的东门市场,则是远近闻名的海鲜干货集散地。在长长、窄窄的弄堂两侧,海鲜干货小摊鳞次栉比,虾米、虾干、虾皮、鱼鲞、蚶干、螺肉、干贝、淡菜,应有尽有。 一天傍晚,我在街上看见一根白色的烟柱,从地面腾起,以45度角斜穿苍穹。我赶紧用手机拍下。有人猜想是喷气式战机掠过之后留下的痕迹,但是       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(原载《新民晚报》) 呼啸的朔风,把我从上海“吹”到海南岛。椰树婆娑,春意甚浓,这里的最低气温往往比上海最高气温还高。今年一月,海南几乎天天艳阳高照。海口市中心的万绿园,在一片浓绿之中盛开着一丛丛鲜花,万紫千红,春光满园。我在早晚忙于长篇写作,而下午则在璀灿的阳光下四处游走。 每一回到海口,我总是找机会乘坐4路公共汽车,从头坐到尾。这路公共汽车从西北角新城区的金贸西路,途经20多个车站,斜穿整个市区,抵达东南角的老城中心——府城。花一元钱买一张车票,晃晃悠悠观光全城,可谓乐事一桩。我发现,今年的海口有三多:一是游人多。今年的游客明显比往年多。大批游客乘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赶往这里旅游,还有很多退休老人则如同候鸟在这里过冬,其中有许多东北口音的长者;二是车多。海口的轿车拥有量大为增加。我的书房正对海口主干道——宽广平直的滨海大道,从天未破晓到万家灯火,车流始终如过江之鲫;三是新楼多。十年前我在海口曾经拍摄许多烂尾楼,如今不仅所有的烂尾楼都已经“面目一新”,而且崛起诸多新建的高楼。在街上,常有人塞给你房地产广告,“送豪装”、“赠奢装”的新楼,每平方米不足万元的比比皆是。 海口西北是蜿蜒十几公里漂亮的海滩。一条赭红色的步行道紧贴海岸,碧海、蓝天、白浪、黄色的沙滩、翠绿的椰树,交织出一幅斑烂的彩色之画。那里的假日海滩、黄金海岸,是旅游团必到之处。我却最喜欢离市区很近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(原载《新民晚报》) 呼啸的朔风,把我从上海“吹”到海南岛。椰树婆娑,春意甚浓,这里的最低气温往往比上海最高气温还高。今年一月,海南几乎天天艳阳高照。海口市中心的万绿园,在一片浓绿之中盛开着一丛丛鲜花,万紫千红,春光满园。我在早晚忙于长篇写作,而下午则在璀灿的阳光下四处游走。 每一回到海口,我总是找机会乘坐4路公共汽车,从头坐到尾。这路公共汽车从西北角新城区的金贸西路,途经20多个车站,斜穿整个市区,抵达东南角的老城中心——府城。花一元钱买一张车票,晃晃悠悠观光全城,可谓乐事一桩。我发现,今年的海口有三多:一是游人多。今年的游客明显比往年多。大批游客乘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赶往这里旅游,还有很多退休老人则如同候鸟在这里过冬,其中有许多东北口音的长者;二是车多。海口的轿车拥有量大为增加。我的书房正对海口主干道——宽广平直的滨海大道,从天未破晓到万家灯火,车流始终如过江之鲫;三是新楼多。十年前我在海口曾经拍摄许多烂尾楼,如今不仅所有的烂尾楼都已经“面目一新”,而且崛起诸多新建的高楼。在街上,常有人塞给你房地产广告,“送豪装”、“赠奢装”的新楼,每平方米不足万元的比比皆是。 海口西北是蜿蜒十几公里漂亮的海滩。一条赭红色的步行道紧贴海岸,碧海、蓝天、白浪、黄色的沙滩、翠绿的椰树,交织出一幅斑烂的彩色之画。那里的假日海滩、黄金海岸,是旅游团必到之处。我却最喜欢离市区很近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 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(原载《新民晚报》) 呼啸的朔风,把我从上海“吹”到海南岛。椰树婆娑,春意甚浓,这里的最低气温往往比上海最高气温还高。今年一月,海南几乎天天艳阳高照。海口市中心的万绿园,在一片浓绿之中盛开着一丛丛鲜花,万紫千红,春光满园。我在早晚忙于长篇写作,而下午则在璀灿的阳光下四处游走。 每一回到海口,我总是找机会乘坐4路公共汽车,从头坐到尾。这路公共汽车从西北角新城区的金贸西路,途经20多个车站,斜穿整个市区,抵达东南角的老城中心——府城。花一元钱买一张车票,晃晃悠悠观光全城,可谓乐事一桩。我发现,今年的海口有三多:一是游人多。今年的游客明显比往年多。大批游客乘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赶往这里旅游,还有很多退休老人则如同候鸟在这里过冬,其中有许多东北口音的长者;二是车多。海口的轿车拥有量大为增加。我的书房正对海口主干道——宽广平直的滨海大道,从天未破晓到万家灯火,车流始终如过江之鲫;三是新楼多。十年前我在海口曾经拍摄许多烂尾楼,如今不仅所有的烂尾楼都已经“面目一新”,而且崛起诸多新建的高楼。在街上,常有人塞给你房地产广告,“送豪装”、“赠奢装”的新楼,每平方米不足万元的比比皆是。 海口西北是蜿蜒十几公里漂亮的海滩。一条赭红色的步行道紧贴海岸,碧海、蓝天、白浪、黄色的沙滩、翠绿的椰树,交织出一幅斑烂的彩色之画。那里的假日海滩、黄金海岸,是旅游团必到之处。我却最喜欢离市区很近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(原载《新民晚报》) 呼啸的朔风,把我从上海“吹”到海南岛。椰树婆娑,春意甚浓,这里的最低气温往往比上海最高气温还高。今年一月,海南几乎天天艳阳高照。海口市中心的万绿园,在一片浓绿之中盛开着一丛丛鲜花,万紫千红,春光满园。我在早晚忙于长篇写作,而下午则在璀灿的阳光下四处游走。 每一回到海口,我总是找机会乘坐4路公共汽车,从头坐到尾。这路公共汽车从西北角新城区的金贸西路,途经20多个车站,斜穿整个市区,抵达东南角的老城中心——府城。花一元钱买一张车票,晃晃悠悠观光全城,可谓乐事一桩。我发现,今年的海口有三多:一是游人多。今年的游客明显比往年多。大批游客乘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赶往这里旅游,还有很多退休老人则如同候鸟在这里过冬,其中有许多东北口音的长者;二是车多。海口的轿车拥有量大为增加。我的书房正对海口主干道——宽广平直的滨海大道,从天未破晓到万家灯火,车流始终如过江之鲫;三是新楼多。十年前我在海口曾经拍摄许多烂尾楼,如今不仅所有的烂尾楼都已经“面目一新”,而且崛起诸多新建的高楼。在街上,常有人塞给你房地产广告,“送豪装”、“赠奢装”的新楼,每平方米不足万元的比比皆是。 海口西北是蜿蜒十几公里漂亮的海滩。一条赭红色的步行道紧贴海岸,碧海、蓝天、白浪、黄色的沙滩、翠绿的椰树,交织出一幅斑烂的彩色之画。那里的假日海滩、黄金海岸,是旅游团必到之处。我却最喜欢离市区很近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
的西秀海滩,因为那里是“玩海人帆船帆板运动俱乐部”所在地,三角形的彩色风帆在湛蓝的海水中徐徐飘移,背景是海口湾一艘艘巨轮,使海面充满动感和色彩,使摄影画面大为增光。 在海口沿海的西端,我见到一座硕大的白色新建筑,屋面是波浪形的。那是落成不久的海南国际会展中心。从西秀海滩到海南国际会展中心,沿途是一大片海景别墅群。不过,海口与三亚不同,海口的海景房总是朝北的,而三亚的海景房则既朝海又朝南。 海口隆冬飘短裙,南国小姐们已是一身春装。街头,随处可见出售木瓜、芒果、莲雾、释迦、香蕉、菠萝、凤梨之类热带水果的小摊。最诱人的是,剖开的牡砺放满淡黄色的蒜茸和青翠的葱花,摆放在铁丝网上用炉火炙烤,还有在滚烫的浇油铁板上咝咝作响的鱿鱼须,散发出“挡不住”的香味,令人食指大动。不过,对海口已经相当熟悉的我,则喜欢在傍晚时分光顾秀英小街人气甚旺的海鲜市场。那时候,一担又一担刚从渔船上卸下的银光闪闪的马鲛鱼、石斑鱼,眼睛发出蓝色光芒的鱿鱼,尚在翕动着的乌贼,还有“张牙舞爪”的花蟹以及活蹦乱跳的手指那么粗的海虾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鲜。有时候,还能在那里买到高举双螯的大龙虾。海口老城的东门市场,则是远近闻名的海鲜干货集散地。在长长、窄窄的弄堂两侧,海鲜干货小摊鳞次栉比,虾米、虾干、虾皮、鱼鲞、蚶干、螺肉、干贝、淡菜,应有尽有。 一天傍晚,我在街上看见一根白色的烟柱,从地面腾起,以45度角斜穿苍穹。我赶紧用手机拍下。有人猜想是喷气式战机掠过之后留下的痕迹,但是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- 叶永烈 - 叶永烈的博客
的西秀海滩,因为那里是“玩海人帆船帆板运动俱乐部”所在地,三角形的彩色风帆在湛蓝的海水中徐徐飘移,背景是海口湾一艘艘巨轮,使海面充满动感和色彩,使摄影画面大为增光。 在海口沿海的西端,我见到一座硕大的白色新建筑,屋面是波浪形的。那是落成不久的海南国际会展中心。从西秀海滩到海南国际会展中心,沿途是一大片海景别墅群。不过,海口与三亚不同,海口的海景房总是朝北的,而三亚的海景房则既朝海又朝南。 海口隆冬飘短裙,南国小姐们已是一身春装。街头,随处可见出售木瓜、芒果、莲雾、释迦、香蕉、菠萝、凤梨之类热带水果的小摊。最诱人的是,剖开的牡砺放满淡黄色的蒜茸和青翠的葱花,摆放在铁丝网上用炉火炙烤,还有在滚烫的浇油铁板上咝咝作响的鱿鱼须,散发出“挡不住”的香味,令人食指大动。不过,对海口已经相当熟悉的我,则喜欢在傍晚时分光顾秀英小街人气甚旺的海鲜市场。那时候,一担又一担刚从渔船上卸下的银光闪闪的马鲛鱼、石斑鱼,眼睛发出蓝色光芒的鱿鱼,尚在翕动着的乌贼,还有“张牙舞爪”的花蟹以及活蹦乱跳的手指那么粗的海虾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鲜。有时候,还能在那里买到高举双螯的大龙虾。海口老城的东门市场,则是远近闻名的海鲜干货集散地。在长长、窄窄的弄堂两侧,海鲜干货小摊鳞次栉比,虾米、虾干、虾皮、鱼鲞、蚶干、螺肉、干贝、淡菜,应有尽有。 一天傍晚,我在街上看见一根白色的烟柱,从地面腾起,以45度角斜穿苍穹。我赶紧用手机拍下。有人猜想是喷气式战机掠过之后留下的痕迹,但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 (原载《新民晚报》)

的西秀海滩,因为那里是“玩海人帆船帆板运动俱乐部”所在地,三角形的彩色风帆在湛蓝的海水中徐徐飘移,背景是海口湾一艘艘巨轮,使海面充满动感和色彩,使摄影画面大为增光。 在海口沿海的西端,我见到一座硕大的白色新建筑,屋面是波浪形的。那是落成不久的海南国际会展中心。从西秀海滩到海南国际会展中心,沿途是一大片海景别墅群。不过,海口与三亚不同,海口的海景房总是朝北的,而三亚的海景房则既朝海又朝南。 海口隆冬飘短裙,南国小姐们已是一身春装。街头,随处可见出售木瓜、芒果、莲雾、释迦、香蕉、菠萝、凤梨之类热带水果的小摊。最诱人的是,剖开的牡砺放满淡黄色的蒜茸和青翠的葱花,摆放在铁丝网上用炉火炙烤,还有在滚烫的浇油铁板上咝咝作响的鱿鱼须,散发出“挡不住”的香味,令人食指大动。不过,对海口已经相当熟悉的我,则喜欢在傍晚时分光顾秀英小街人气甚旺的海鲜市场。那时候,一担又一担刚从渔船上卸下的银光闪闪的马鲛鱼、石斑鱼,眼睛发出蓝色光芒的鱿鱼,尚在翕动着的乌贼,还有“张牙舞爪”的花蟹以及活蹦乱跳的手指那么粗的海虾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鲜。有时候,还能在那里买到高举双螯的大龙虾。海口老城的东门市场,则是远近闻名的海鲜干货集散地。在长长、窄窄的弄堂两侧,海鲜干货小摊鳞次栉比,虾米、虾干、虾皮、鱼鲞、蚶干、螺肉、干贝、淡菜,应有尽有。 一天傍晚,我在街上看见一根白色的烟柱,从地面腾起,以45度角斜穿苍穹。我赶紧用手机拍下。有人猜想是喷气式战机掠过之后留下的痕迹,但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(原载《新民晚报》) 呼啸的朔风,把我从上海“吹”到海南岛。椰树婆娑,春意甚浓,这里的最低气温往往比上海最高气温还高。今年一月,海南几乎天天艳阳高照。海口市中心的万绿园,在一片浓绿之中盛开着一丛丛鲜花,万紫千红,春光满园。我在早晚忙于长篇写作,而下午则在璀灿的阳光下四处游走。 每一回到海口,我总是找机会乘坐4路公共汽车,从头坐到尾。这路公共汽车从西北角新城区的金贸西路,途经20多个车站,斜穿整个市区,抵达东南角的老城中心——府城。花一元钱买一张车票,晃晃悠悠观光全城,可谓乐事一桩。我发现,今年的海口有三多:一是游人多。今年的游客明显比往年多。大批游客乘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赶往这里旅游,还有很多退休老人则如同候鸟在这里过冬,其中有许多东北口音的长者;二是车多。海口的轿车拥有量大为增加。我的书房正对海口主干道——宽广平直的滨海大道,从天未破晓到万家灯火,车流始终如过江之鲫;三是新楼多。十年前我在海口曾经拍摄许多烂尾楼,如今不仅所有的烂尾楼都已经“面目一新”,而且崛起诸多新建的高楼。在街上,常有人塞给你房地产广告,“送豪装”、“赠奢装”的新楼,每平方米不足万元的比比皆是。 海口西北是蜿蜒十几公里漂亮的海滩。一条赭红色的步行道紧贴海岸,碧海、蓝天、白浪、黄色的沙滩、翠绿的椰树,交织出一幅斑烂的彩色之画。那里的假日海滩、黄金海岸,是旅游团必到之处。我却最喜欢离市区很近

呼啸的朔风,把我从上海“吹”到海南岛。椰树婆娑,春意甚浓,这里的最低气温往往比上海最高气温还高。今年一月,海南几乎天天艳阳高照。海口市中心的万绿园,在一片浓绿之中盛开着一丛丛鲜花,万紫千红,春光满园。我在早晚忙于长篇写作,而下午则在璀灿的阳光下四处游走。

的西秀海滩,因为那里是“玩海人帆船帆板运动俱乐部”所在地,三角形的彩色风帆在湛蓝的海水中徐徐飘移,背景是海口湾一艘艘巨轮,使海面充满动感和色彩,使摄影画面大为增光。 在海口沿海的西端,我见到一座硕大的白色新建筑,屋面是波浪形的。那是落成不久的海南国际会展中心。从西秀海滩到海南国际会展中心,沿途是一大片海景别墅群。不过,海口与三亚不同,海口的海景房总是朝北的,而三亚的海景房则既朝海又朝南。 海口隆冬飘短裙,南国小姐们已是一身春装。街头,随处可见出售木瓜、芒果、莲雾、释迦、香蕉、菠萝、凤梨之类热带水果的小摊。最诱人的是,剖开的牡砺放满淡黄色的蒜茸和青翠的葱花,摆放在铁丝网上用炉火炙烤,还有在滚烫的浇油铁板上咝咝作响的鱿鱼须,散发出“挡不住”的香味,令人食指大动。不过,对海口已经相当熟悉的我,则喜欢在傍晚时分光顾秀英小街人气甚旺的海鲜市场。那时候,一担又一担刚从渔船上卸下的银光闪闪的马鲛鱼、石斑鱼,眼睛发出蓝色光芒的鱿鱼,尚在翕动着的乌贼,还有“张牙舞爪”的花蟹以及活蹦乱跳的手指那么粗的海虾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鲜。有时候,还能在那里买到高举双螯的大龙虾。海口老城的东门市场,则是远近闻名的海鲜干货集散地。在长长、窄窄的弄堂两侧,海鲜干货小摊鳞次栉比,虾米、虾干、虾皮、鱼鲞、蚶干、螺肉、干贝、淡菜,应有尽有。 一天傍晚,我在街上看见一根白色的烟柱,从地面腾起,以45度角斜穿苍穹。我赶紧用手机拍下。有人猜想是喷气式战机掠过之后留下的痕迹,但是 每一回到海口,我总是找机会乘坐4路公共汽车,从头坐到尾。这路公共汽车从西北角新城区的金贸西路,途经20多个车站,斜穿整个市区,抵达东南角的老城中心——府城。花一元钱买一张车票,晃晃悠悠观光全城,可谓乐事一桩。我发现,今年的海口有三多:一是游人多。今年的游客明显比往年多。大批游客乘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赶往这里旅游,还有很多退休老人则如同候鸟在这里过冬,其中有许多东北口音的长者;二是车多。海口的轿车拥有量大为增加。我的书房正对海口主干道——宽广平直的滨海大道,从天未破晓到万家灯火,车流始终如过江之鲫;三是新楼多。十年前我在海口曾经拍摄许多烂尾楼,如今不仅所有的烂尾楼都已经“面目一新”,而且崛起诸多新建的高楼。在街上,常有人塞给你房地产广告,“送豪装”、“赠奢装”的新楼,每平方米不足万元的比比皆是。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(原载《新民晚报》) 呼啸的朔风,把我从上海“吹”到海南岛。椰树婆娑,春意甚浓,这里的最低气温往往比上海最高气温还高。今年一月,海南几乎天天艳阳高照。海口市中心的万绿园,在一片浓绿之中盛开着一丛丛鲜花,万紫千红,春光满园。我在早晚忙于长篇写作,而下午则在璀灿的阳光下四处游走。 每一回到海口,我总是找机会乘坐4路公共汽车,从头坐到尾。这路公共汽车从西北角新城区的金贸西路,途经20多个车站,斜穿整个市区,抵达东南角的老城中心——府城。花一元钱买一张车票,晃晃悠悠观光全城,可谓乐事一桩。我发现,今年的海口有三多:一是游人多。今年的游客明显比往年多。大批游客乘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赶往这里旅游,还有很多退休老人则如同候鸟在这里过冬,其中有许多东北口音的长者;二是车多。海口的轿车拥有量大为增加。我的书房正对海口主干道——宽广平直的滨海大道,从天未破晓到万家灯火,车流始终如过江之鲫;三是新楼多。十年前我在海口曾经拍摄许多烂尾楼,如今不仅所有的烂尾楼都已经“面目一新”,而且崛起诸多新建的高楼。在街上,常有人塞给你房地产广告,“送豪装”、“赠奢装”的新楼,每平方米不足万元的比比皆是。 海口西北是蜿蜒十几公里漂亮的海滩。一条赭红色的步行道紧贴海岸,碧海、蓝天、白浪、黄色的沙滩、翠绿的椰树,交织出一幅斑烂的彩色之画。那里的假日海滩、黄金海岸,是旅游团必到之处。我却最喜欢离市区很近 海口西北是蜿蜒十几公里漂亮的海滩。一条赭红色的步行道紧贴海岸,碧海、蓝天、白浪、黄色的沙滩、翠绿的椰树,交织出一幅斑烂的彩色之画。那里的假日海滩、黄金海岸,是旅游团必到之处。我却最喜欢离市区很近的西秀海滩,因为那里是“玩海人帆船帆板运动俱乐部”所在地,三角形的彩色风帆在湛蓝的海水中徐徐飘移,背景是海口湾一艘艘巨轮,使海面充满动感和色彩,使摄影画面大为增光。

在海口沿海的西端,我见到一座硕大的白色新建筑,屋面是波浪形的。那是落成不久的海南国际会展中心。从西秀海滩到海南国际会展中心,沿途是一大片海景别墅群。不过,海口与三亚不同,海口的海景房总是朝北的,而三亚的海景房则既朝海又朝南。

更多的人以为是在试射火箭。在海南岛文昌市,卫星发射中心从2009年开始建设,到2014年10月已经大体竣工。海南人盼望在海南发射卫星的日子早点到来,所以会有那么多人相信是火箭飞过天空。 晚上,我看海口有线电视,忽然发现一个在上海看不到的新的频道——三沙卫视。三沙市是2012年7月撤销原海南省西沙群岛、南沙群岛、中沙群岛办事处而新设的地级行政区。我注意到,三沙卫视的“基本色”是蓝色,以海洋节目为主,反映南海风光。三沙卫视的天气预报节目不仅预报西沙永兴岛的气象,也预报许多三沙许多岛礁的气象。 海南岛的东环高铁已经开通,每天从海口东站到三亚的动车多达27趟,全程只须一个半小时,途经文昌、琼海、万宁和陵水。雪白的“子弹头”列车飞速穿梭于南海之畔、椰林之中,成为海南迈向现代化的一个美丽缩影。

海口隆冬飘短裙,南国小姐们已是一身春装。街头,随处可见出售木瓜、芒果、莲雾、释迦、香蕉、菠萝、凤梨之类热带水果的小摊。最诱人的是,剖开的牡砺放满淡黄色的蒜茸和青翠的葱花,摆放在铁丝网上用炉火炙烤,还有在滚烫的浇油铁板上咝咝作响的鱿鱼须,散发出“挡不住”的香味,令人食指大动。不过,对海口已经相当熟悉的我,则喜欢在傍晚时分光顾秀英小街人气甚旺的海鲜市场。那时候,一担又一担刚从渔船上卸下的银光闪闪的马鲛鱼、石斑鱼,眼睛发出蓝色光芒的鱿鱼,尚在翕动着的乌贼,还有“张牙舞爪”的花蟹以及活蹦乱跳的手指那么粗的海虾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鲜。有时候,还能在那里买到高举双螯的大龙虾。海口老城的东门市场,则是远近闻名的海鲜干货集散地。在长长、窄窄的弄堂两侧,海鲜干货小摊鳞次栉比,虾米、虾干、虾皮、鱼鲞、蚶干、螺肉、干贝、淡菜,应有尽有。

一天傍晚,我在街上看见一根白色的烟柱,从地面腾起,以45度角斜穿苍穹。我赶紧用手机拍下。有人猜想是喷气式战机掠过之后留下的痕迹,但是更多的人以为是在试射火箭。在海南岛文昌市,卫星发射中心从更多的人以为是在试射火箭。在海南岛文昌市,卫星发射中心从2009年开始建设,到2014年10月已经大体竣工。海南人盼望在海南发射卫星的日子早点到来,所以会有那么多人相信是火箭飞过天空。 晚上,我看海口有线电视,忽然发现一个在上海看不到的新的频道——三沙卫视。三沙市是2012年7月撤销原海南省西沙群岛、南沙群岛、中沙群岛办事处而新设的地级行政区。我注意到,三沙卫视的“基本色”是蓝色,以海洋节目为主,反映南海风光。三沙卫视的天气预报节目不仅预报西沙永兴岛的气象,也预报许多三沙许多岛礁的气象。 海南岛的东环高铁已经开通,每天从海口东站到三亚的动车多达27趟,全程只须一个半小时,途经文昌、琼海、万宁和陵水。雪白的“子弹头”列车飞速穿梭于南海之畔、椰林之中,成为海南迈向现代化的一个美丽缩影。 2009年开始建设,到201410月已经大体竣工。海南人盼望在海南发射卫星的日子早点到来,所以会有那么多人相信是火箭飞过天空。

更多的人以为是在试射火箭。在海南岛文昌市,卫星发射中心从2009年开始建设,到2014年10月已经大体竣工。海南人盼望在海南发射卫星的日子早点到来,所以会有那么多人相信是火箭飞过天空。 晚上,我看海口有线电视,忽然发现一个在上海看不到的新的频道——三沙卫视。三沙市是2012年7月撤销原海南省西沙群岛、南沙群岛、中沙群岛办事处而新设的地级行政区。我注意到,三沙卫视的“基本色”是蓝色,以海洋节目为主,反映南海风光。三沙卫视的天气预报节目不仅预报西沙永兴岛的气象,也预报许多三沙许多岛礁的气象。 海南岛的东环高铁已经开通,每天从海口东站到三亚的动车多达27趟,全程只须一个半小时,途经文昌、琼海、万宁和陵水。雪白的“子弹头”列车飞速穿梭于南海之畔、椰林之中,成为海南迈向现代化的一个美丽缩影。

晚上,我看海口有线电视,忽然发现一个在上海看不到的新的频道——三沙卫视。三沙市是20127月撤销原海南省西沙群岛、南沙群岛、中沙群岛办事处而新设的地级行政区。我注意到,三沙卫视的“基本色”是蓝色,以海洋节目为主,反映南海风光。三沙卫视的天气预报节目不仅预报西沙永兴岛的气象,也预报许多三沙许多岛礁的气象。

叶永烈:海南之冬若暖春 (原载《新民晚报》) 呼啸的朔风,把我从上海“吹”到海南岛。椰树婆娑,春意甚浓,这里的最低气温往往比上海最高气温还高。今年一月,海南几乎天天艳阳高照。海口市中心的万绿园,在一片浓绿之中盛开着一丛丛鲜花,万紫千红,春光满园。我在早晚忙于长篇写作,而下午则在璀灿的阳光下四处游走。 每一回到海口,我总是找机会乘坐4路公共汽车,从头坐到尾。这路公共汽车从西北角新城区的金贸西路,途经20多个车站,斜穿整个市区,抵达东南角的老城中心——府城。花一元钱买一张车票,晃晃悠悠观光全城,可谓乐事一桩。我发现,今年的海口有三多:一是游人多。今年的游客明显比往年多。大批游客乘坐飞机、火车、汽车、轮船赶往这里旅游,还有很多退休老人则如同候鸟在这里过冬,其中有许多东北口音的长者;二是车多。海口的轿车拥有量大为增加。我的书房正对海口主干道——宽广平直的滨海大道,从天未破晓到万家灯火,车流始终如过江之鲫;三是新楼多。十年前我在海口曾经拍摄许多烂尾楼,如今不仅所有的烂尾楼都已经“面目一新”,而且崛起诸多新建的高楼。在街上,常有人塞给你房地产广告,“送豪装”、“赠奢装”的新楼,每平方米不足万元的比比皆是。 海口西北是蜿蜒十几公里漂亮的海滩。一条赭红色的步行道紧贴海岸,碧海、蓝天、白浪、黄色的沙滩、翠绿的椰树,交织出一幅斑烂的彩色之画。那里的假日海滩、黄金海岸,是旅游团必到之处。我却最喜欢离市区很近

海南岛的东环高铁已经开通,每天从海口东站到三亚的动车多达27趟,全程只须一个半小时,途经文昌、琼海、万宁和陵水。雪白的“子弹头”列车飞速穿梭于南海之畔、椰林之中,成为海南迈向现代化的一个美丽缩影。

 

的西秀海滩,因为那里是“玩海人帆船帆板运动俱乐部”所在地,三角形的彩色风帆在湛蓝的海水中徐徐飘移,背景是海口湾一艘艘巨轮,使海面充满动感和色彩,使摄影画面大为增光。 在海口沿海的西端,我见到一座硕大的白色新建筑,屋面是波浪形的。那是落成不久的海南国际会展中心。从西秀海滩到海南国际会展中心,沿途是一大片海景别墅群。不过,海口与三亚不同,海口的海景房总是朝北的,而三亚的海景房则既朝海又朝南。 海口隆冬飘短裙,南国小姐们已是一身春装。街头,随处可见出售木瓜、芒果、莲雾、释迦、香蕉、菠萝、凤梨之类热带水果的小摊。最诱人的是,剖开的牡砺放满淡黄色的蒜茸和青翠的葱花,摆放在铁丝网上用炉火炙烤,还有在滚烫的浇油铁板上咝咝作响的鱿鱼须,散发出“挡不住”的香味,令人食指大动。不过,对海口已经相当熟悉的我,则喜欢在傍晚时分光顾秀英小街人气甚旺的海鲜市场。那时候,一担又一担刚从渔船上卸下的银光闪闪的马鲛鱼、石斑鱼,眼睛发出蓝色光芒的鱿鱼,尚在翕动着的乌贼,还有“张牙舞爪”的花蟹以及活蹦乱跳的手指那么粗的海虾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海鲜。有时候,还能在那里买到高举双螯的大龙虾。海口老城的东门市场,则是远近闻名的海鲜干货集散地。在长长、窄窄的弄堂两侧,海鲜干货小摊鳞次栉比,虾米、虾干、虾皮、鱼鲞、蚶干、螺肉、干贝、淡菜,应有尽有。 一天傍晚,我在街上看见一根白色的烟柱,从地面腾起,以45度角斜穿苍穹。我赶紧用手机拍下。有人猜想是喷气式战机掠过之后留下的痕迹,但是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