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梦 Chinese Dream

http://tyjcpyzlg.blog.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太原:最古老的都会(中)  

2015-04-17 16:45:35|  分类: 三晋文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☆语嫣づ.《太原:最古老的都会(中)》

中:记载大历史的辨证之城      

  □闫文盛

2500年前,董安于领命所筑的晋阳城,我们习惯上称之为“晋阳古城”或“古晋阳城”。它的遗址,经考古工作者实地勘察,确认是今太原市晋源区古城营村西面的古城旧址,当地群众叫做“内城”。又因北齐后帝在此修建了大明宫,所以后世也称这里为“大明城”。

晋阳城现在不复存在了,但从历史的册页间,我们屡屡看到它散发出夺目的异彩。心向往之而不能见之,这是怎样的一种遗憾?

焉知二十载,重上君子堂。昔别君未婚,儿女忽成行……

学学关于时间的辩证法吧,也许这中间才有真理。

如前所述,最早的晋阳城并不大,方圆四里,呈方形。我们核算一下可知,面积为0.25平方千米。和现在一个小村落的规模差不多。

然而,历史却在这里埋下重要的伏笔。

“没有赵鞅来到晋阳城,很难说就有三家分晋,没有三家分晋,中国社会未必就能很快地转向封建制,所以晋阳不仅是三家分晋的策源地,还是中国社会制度变革的一个策源地。”

也许,历史总是从一些细微的局部开始的。

如此讲来,古晋阳,当是一座记载着大历史的辨证之城。

我们读历史,常常看到作者将一些人事一笔带过,一可能是写书之人对此了无兴趣,二是史料不足,无法演绎。但将那些偶尔流露的片言只语连缀起来,仍然是一部可堪一观的宏文巨著。

我们不妨从“太原”一词先行谈起。“太原”的提法,最早见于《诗经》,此后的先秦典籍多有记载,但不专指今日的太原地区,而是泛指汾河中下游一带的广阔平原。夏商西周直到春秋中叶之前,太原地区还是戎狄部落游牧之所。晋国始祖叔虞和他的儿子燮父,都亲自涉足于此,与当地土著和睦相处,使这片荒芜之地逐步得以开发。此地土壤肥厚,水源充足,因此禾苗长得茂盛,“禾生双穗”,周公大为惊叹,曾作《嘉禾》诗篇加以赞颂。

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,戎狄民族隔霍山和中原的诸侯国晋国相对峙,时战时和。直到晋平公十七年(前541年),和晋国修好三十多年的北戎无终部,撕毁和约,联合其他诸戎群狄,结集太原盆地,准备大举进犯晋国。晋国卿大夫中行穆子率师讨伐,“败无终及群狄于大原(太原)”,彻底打败了戎狄势力,占领了太原盆地。当年太原地区纳入晋国版图。

赵简子生活的年代,已为春秋末期,当时晋公室力量衰微,晋国政权,旁落于范、中行、赵、魏、韩、智六卿之手。六卿争权,赵简子认为必须有自己的割据地,所以命家臣董安于在自己的食邑建造了晋阳城。至于赵简子为什么会选晋阳筑城,应该有多方面原因。其一,此地地处太原盆地北缘,政治地理环境十分优越,而且距晋国国都数百里,一旦发生战乱,便可以此为立足据点,南制诸卿,北伐诸戎。其二,太原盆地四面环山,中间低平,汾河从北缘山区流入盆地,贯中而过,汾河所带泥沙淤积,在盆地内形成多级型冲击扇平原,而晋水之阳位于多级冲击扇高阜处,地势平坦,人口稠密,经济发达,是理想的城建之所。其三,赵氏家族久有养马、御车、打猎的传统,至西周末年,周幽王无道,赵氏去周如晋,做了晋国的卿大夫,逐渐成为从事农业的氏族,但畜牧驭马的技能一直保留下来。太原盆地周围布满了茂密的森林,大型野生动物出没其间,山麓的丘陵地带是广阔的草原,食草动物十分繁多。这样的地理环境,正与赵国氏族传统的经济特点相吻合。

以上种种,属于先天因素,另外还有一个后天因素不可忽视。春秋时期,我国城建理论已经成熟,尤其是在城址的选择、城墙的构建、城内建筑的布局、城市的给排水设计等方面都达到了一定的水平。《管子》对此有精辟论述:“凡立国都,非于大山之下,必于大川之上……因天材,就地利。”而当时的晋国,十分富有城建经验,且非常重视河流对城市的排污净化作用。董安于是城建方面的专家,其家“世治晋阳”,因此对太原盆地的地形谙熟于胸。在接受了筑城任务后,经过精心勘察设计,最后将晋阳城建在悬瓮山麓、晋泽岸畔的汾、晋两水交汇之锐角内,显然是考虑了利用河流湖泊调节气候、净化环境的因素。

此处所提晋泽,为古代太原盆地北缘一大型湖泊,方圆二十余里,因位于晋水与汾水交汇处而得名。

根据史书记载,新建的晋阳城采用夯土版筑法筑成城墙,高厚而坚实。这是一种先进的筑墙技术,当时除周王城和一些大的都市外,并不普遍使用。

晋阳城内建有高大巍峨的宫殿,“公宫之室,皆以炼铜为柱质”,宫墙则由狄蒿苫楚等山木围成。董安于之所以这样做,显系考虑到了将来可能发生的战事,一旦城池被围,烽烟骤起,这些材料皆可利用。铜柱可回炉重新铸造,制为刀戟兵器,狄蒿苫楚等山木拆取出来便可用做弓矢箭杆。

当时的悬瓮山下,有丰富的铜矿资源,太原盆地北缘又是当时手工业荟萃之地,春秋时期手工业以冶铜为最,所有这些都为董安于建造晋阳城提供了很好的条件。1988年,太原市南郊金胜村出土了大型春秋墓葬,其中有青铜、黄金、玉石、骨器、陶器、蚌器等六大类3100多件,而7件青铜器鼎尤为精美。考古专家认定大墓年代为春秋末期公元前475——前425年之间,有人更认为此即赵简子陵墓。

我们现在当然无法断定董安于领命筑城的始末了,就是创制的准确时间,因为古籍没有详细记载,也只能推断为公元前497年之前。董安于生年不知,卒于公元前496年春。这与前面提到的赵简子避乱来到晋阳城,相隔不到半年的时间。

公元497年,晋国内部矛盾骤然升级。赵氏家族内部、六卿之间以及六卿与晋公室之间以新建的晋阳城为导火索,爆发了一场明争暗斗的闹剧,赵简子被范、中行氏所逼,带兵退守晋阳。

事情的原委很简单。三年前,赵简子伐卫时,曾获得卫国进贡的奴隶500家,当时置于邯郸,交本家人赵午管治。现在晋阳城初建,急需扩充人烟,便欲将500卫贡迁回。赵午本已允诺,但回去后遭到父兄反对。赵简子一怒之下将赵午囚禁在晋阳,继而斩杀,由此引发赵午之子赵稷起兵反叛,欲伐赵简子。赵简子奏明晋君,然后派出将领围邯郸。六卿中的范氏、中行氏因与赵午有姻亲关系,但与赵简子不睦,趁此机会便出兵攻打赵简子在晋国都绛的官邸。幸好董安于事先得知消息,告之于简子。赵简子奔晋阳,范氏、中行氏随后即至。战事便在此拉开。

就在晋阳被围之时,晋国六卿中的其它三卿智氏、魏氏和韩氏出于各自的利益权衡,集体出面请晋定公同意出兵攻伐范、中行氏,但首战失败。此时的范氏和中行氏利令智昏,竟然公开反叛晋国,结果引来举国声讨,二氏惨败,逃往朝歌(今河南淇县)。这次纷争以赵简子的胜利而告结束。

晋阳首战后,在魏、韩的请求下,赵简子被晋定公从晋阳召回绛,重新执政,并与诸卿盟于公室。此后七、八年间,他以晋阳为据点,打败了范氏、中行氏,逐步掌握了晋国实权。《史记》中说,“赵名晋卿,实专晋权”。

董安于确实有大功于赵氏一族。

晋阳城建成后,董安于担任了晋阳的第一任行政长官,但时间不长。老谋深算的智文子荀跞有意要削弱赵氏势力,除其左膀右臂,遂把范、中行氏起兵作乱的责任,委过于董安于。为顾全大局,董安于自杀身亡,用自己的牺牲为赵氏换来一段时期的安宁。赵简子将安于牌位供于赵氏宗祠,以享陪祀。

以此观之,晋阳城是带着创制者的鲜血进入史册的。董安于身后,被推为“晋阳之父”。

回溯太原城2500年历史的起点,董安于是绝不可以轻易绕过去的人物。据说他出身于史官世家,为晋国著名太史董狐的后代。董狐被孔子誉为“古之良史”。良好的家学渊源,为董安于的一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。青少年时期,他秉笔事赵氏,才华闻于列国。及壮,成为赵简子的股肱之臣,任司马,职掌军政,备受信赖。

古人活得认真。董安于死得其所。观其人德行生平,应该是能名垂青史的人物。可惜史书中对他的记载并不很多。对于精彩的人生,我们总是想多看几眼。典籍中还有一些零星片段,让我们得以一窥这位晋国名臣的风采。一次,董安于因作战有功,赵简子奖赏他,他辞而不受,说:“打仗是件很凶险的事情,人就像发狂一样。我因为‘发狂’受赏,还不如逃掉。”相传董安于治晋阳时,以忠信为本,推行奉公守法的政策,令行禁止。

他身后留下的晋阳城,为赵氏定国发挥了莫大作用。

卿室倾轧的故事远远没有完结。晋阳城建成四十多年后,剩余的晋国四卿在这里展开一场殊死激战。以此战为肇始,三家分晋的序幕被拉开了。

因为见证三家分晋,晋阳城在中国古代史上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。“而这仅仅是它的第一个节点,”谈及这一段历史,范世康部长如数家珍,并深深感慨。

缓缓运动着的古代,还有许多老故事将在这片土地上逐次上演。

董安于之后,继任者是尹铎。此人本来就是董安于的下属,政治见解和行事方式继承于安于又有进一步的发挥。他们在政治思想上重视法制又显然深受儒家仁民爱物观点的影响,在治理晋阳上,两人都收到了刚柔相济的效果。比较而言,董安于严于执法,尹铎则重于恤民。

尹铎在即将赴任之时,请示赵简子如何治理晋阳:“以为茧丝乎?抑为保障乎?”意思是要把晋阳治理成一个聚敛大量赋税的基地,还是要治理成一个坚固的堡垒呢?赵简子的回答是后者。尹铎上任后,便采取一系列爱惜民力、体恤民苦的政治措施,“民优而税少”,使百姓生活得以很大改善。

尹铎此人,处事有主见,敢于坚持。任晋阳宰之初,赵简子曾命他将抵抗范氏、中行氏时所构建的军事堡垒全部拆除,以免来晋阳时,看见堡垒如见仇敌。尹铎到任后,非但没有照做,反而把战争中损坏的堡垒加以修补,对一些低矮的工事进行增高,可谓用心良苦。赵简子再到晋阳,见此情景怒不可遏,认为是为仇敌张目而辱主,发誓必先杀尹铎而后入城。幸亏有正直的大臣进谏,赵简子才转怒为喜,并当即赏赐了尹铎。

董安于和尹铎的故事,只是一个引子,但它为后来晋阳之战赵氏胜出提供了一个源头。

赵简子病逝后,传位至幼子赵无恤(赵襄子)。其时,晋国政权由智伯执掌。智伯此人,凶狠、多谋,又有雄心大欲。为进一步扩张势力,吞并其余三卿,他使出了“食果去皮”之计,借口与南方越国争霸,要求三家各献地百里。魏、韩畏惧他,都同意了,赵襄子却断然拒绝。

赵襄子与智伯,本有嫌隙。

说起来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。当时,智伯领晋军伐郑,襄子随同参战。郑军势弱,交战不久便退回城内。智伯与诸将饮酒,渐醉,便依仗权势以酒灌赵襄子,并出言不逊,连襄子部下都觉得受辱。襄子本欲还以颜色,想了想,终于还是忍住了。但心头不快,由此对智伯怀恨。

智伯向赵氏索地未成,恼怒之下便胁迫魏、韩两家向赵襄子发动进攻。智氏势猛,赵襄子只能避其锋芒,将这些人引诱到对自己有利的地方作战。他想起父亲遗训“晋国有难,而无以尹铎为少,无以晋阳为远,必以为归”,遂“奔保晋阳”。三家联军尾随其后,将晋阳城团团包围。晋阳之战爆发。

这场战争打得艰苦卓绝,持续了三年。之所以能坚持这么久,一赖董安于筑城之功。晋阳“城郭之完、府库足用、仓廪实”,确是一座坚强的军事堡垒。二赖尹铎恤民之功,他以宽厚治政,使晋阳百姓拥戴赵氏,又增筑壁垒,广积粮草,为战争胜利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。

智伯见攻城无望,便引城西之晋水灌城。他在晋水源头挖渠引水,然后在晋阳城外围环城筑坝,再把水引入城墙和坝之间,围灌晋阳。在军事史上,此为我国以水攻城之首例。尤其是围灌这种形式,为后来宋初赵匡胤攻晋阳所效仿。

晋阳城后来岌岌可危。水势越来越高,“城不浸者三版”,眼看就要漫到城墙了。幸好,城内还比较团结,“民无叛意”。但情势继续恶化。城内潮湿不堪,居民“巢居而处”,财食将尽,士卒病羸。

百姓开始易子而食……

智伯见城破在即,难掩骄狂之心,在韩、魏面前妄言:“以前不知水可以亡人之国,如今看来河水不可依仗,临河也会速亡啊。”此语一出,韩氏、魏氏听出了弦外之音。

当时韩氏平阳、魏氏安邑都临河,智伯敲山震虎,二人怎可不防?

所以,关键时刻,是智伯帮了赵襄子的大忙。后来韩、魏反水,皆因虑祸及己,内心早已起了摇动。

而赵氏家臣张孟谈,实在也是一个有智计和胆识之人。他半夜潜入韩、魏营中,以一番入情入理的分析说动二人,使其倒戈。三家商定共击智氏。到了约定之期,智氏守堤之吏被杀死,茫茫大水反淹智营。智军因此救水而乱。韩、魏两翼而击之,赵军出城正面反攻。大厦既倾,智伯三面受敌,溃不成军。

智伯仓皇奔走龙山,被赵襄子伏兵所擒。赵襄子深恨智伯,对其相当残忍。《吕氏春秋》说:“断其头以为觞。”《说苑》:“漆其首以为饮器。”意思都差不多。

还有的说,赵襄子命人把智伯头颅淘空风干后,涂以油漆,作为便溺之器。这就有些辱之过甚。

晋阳之战是春秋战国时期持续时间较长、规模较大、较为惨烈的一次战争,古人在论及东周五百年的战争时,唯推晋阳、长平两役。《帝王世纪》说:“晋阳之围,悬釜而炊;长平之战,血流漂卤。”

在中国古代史上,晋阳之战是不可忽略的大事件,有学者认为,此战为春秋战国的分界线。战后赵以晋阳为都,占据晋国北部;韩以平阳(今山西临汾西南)为都,占据晋国的中部;魏为安邑(今山西运城市东)为都,据有晋国的南部。至此,天下莫强的晋国走到了尽头。先是晋国领土被赵、魏、韩三国瓜分,晋公室只有绛和曲沃两地,成了三家的附庸。晋幽公要反朝三氏之君,君臣之分倒置。到公元前403年,也就是晋四卿晋阳之战五十年后,周天子正式册封赵、韩、魏为诸侯,“三家分晋”最后完成。当年称霸神州的晋国,退化为一个听命于三晋的弹丸小国,而赵、韩、魏则成为完全独立的日益强盛的诸侯大国。

中国历史正是以“三家分晋”作为一座标志性的界碑,奠定了战国七雄的格局,最后促成了奴隶制向封建制的社会转型和跨越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